redhat

redhat

中科红旗倒下之后,国产OS是否还有发展的余力




类别:redhat | 来自:新盟教育 | 发布时间:2014-07-24
  

        6月27日,中科红旗发布公告,宣布以竞价方式公开转让公司全部注册商标及软件著作权等资产,这意味着这家曾经以研发推出红旗Linux国产OS(Operating System,操作系统)而蜚声一时的公司正式宣告破产,也意味着我们用上一套完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OS的梦想不得不再次延期。这不由得让我们深思,为什么在汽车、火车、甚至大飞机生产、制造这种更加高精尖的领域上,我国都能够实现国产自主,偏偏在操作系统这个软问题上只能受制于人呢?
  
        红旗败局反思 不接地气是祸首
  其实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国产OS的造梦之旅就已经悄然起航,中科红旗不过是当时投身于国产OS研发的众多厂商中的一个。其主打产品红旗Linux更是早在2000年就开始大规模进入市场,在政府相关政策支持下,有着中科院这个国家最高技术研发机构的背书,红旗Linux曾经列入政府采购清单,在政府、国企采购中赢得了不少订单。甚至在PC厂商的中低端机型销售中,由于不得裸机销售的规定存在,红旗Linux也曾一度成为联想、戴尔、惠普(34.98, -0.17, -0.48%)等PC大厂低端入门进行的标配OS。
  但就像金山WPS曾经红极一时,最终仍然被微软(44.87, 0.04, 0.09%)Office打败一样,简单直接的政府采购支持并没有让红旗Linux真正拥有市场生命力。“在市场上销售的PC上进行预售也没有用啊,很多买了预装红旗Linux的软件回去,第一时间就是格式化电脑然后重装Windows,当然装的会是盗版的系统。”联想电脑的一位销售人员这样告诉记者,其实不只是红旗Linux,近些年被他们预装的很多其它所谓免费的Linux OS也是这样的结局。“原因很简单,用户不会用。”
  没错,没有成熟的应用生态支撑,正是形形色色的国产OS无法存活下去的关键。作为全球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操作系统,Windows在国内市场先是用纵容盗版的方式获得了快速的普及,继而凭借办公应用方面的强势力量建立起了其在人们日常工作生活中的关键地位,进一步通过和第三方应用厂商的合作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应用生态链,通过对用户使用习惯的培养让自己的生意变得“牢不可破”了起来。“不是不想支持国产,但是从小学电脑就是接触的Windows,现在要转学别的系统哪里还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啊,而且不光是操作系统,还有那么多办公软件什么都要重新学一遍,这哪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能够受得了的啊。”家住五羊新城的石先生这样告诉记者。
  高昂的学习成本让普通消费者对于一众采用Linux为底核来开发的国产OS望而却步,而以红旗 Linux为代表的这些国产OS因为当初启动的原因过于计划经济,也未能在迎合用户需求方面做出太多的创新。“比方说在用户使用界面的图形化上,对主流硬件的驱动开发上,对成熟的第三方应用的兼容性方面,这些方面国产OS要么没有想过去整合资源进行突破,要么由于资金不足等各方面原因有心无力,总之是这十多年来都没能在易用性、功能性上很好地实现突破,所以自然就很难真正地活下去,只能靠政府养着。”出云咨询分析黄淞表示,在这种不接地气的生存模式下,红旗走向败亡是必然,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未来还有希望? 移动互联是契机
  那么中科红旗的倒下,是否意味着OS的国产化就再也没有希望了呢?“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就拿国际上的情况来看吧,微软凭借Windows在PC市场上统治了几十年,但在过去几年中其市场地位就受到了巨大的挑战,这其中一个典型代表就是以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上采用的操作系统市场基本上被苹果(97.19, 2.47, 2.61%)的iOS和谷歌(595.98, 1.24, 0.21%)的Android所占据,微软的份额才只有几个百分点。即使是在PC操作系统上,微软也同样面临着自己新产品市场规模无法快速爬坡,大量用户停留在老版本的系统上,升级愿望不强的情况。”黄淞表示,和以微软、英特尔(34.5, -0.29, -0.83%)代表的PC互联网时代有所不同,如今这个时代桌面系统统治一切、门户占领所有流量的情况已经在终结。“更多的用户被精品应用绑定,而非操作系统,所以操作系统的细分市场创新反而有了空间,只要你能够提供精品应用的运行能力就行了。”
  对此说法,不少业内专家也表示了认同,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更是表示,目前我国国产OS的研发正处在一个关键的机遇期。以PC操作系统为例,微软停止Windows XP的更新服务引发了众多信息服务企业对于操作系统受制于人的负面效应的反思,近期国务院下发的中央政府集中采购规范中对于微软Windows 8.1的“封杀”则更是引发了业界的深度思考。如果利用好这个窗口期,相关企业加大对于国产OS的研发和投入,未来三到五年,不论是桌面OS,还是移动OS,国产产品都将获得绝佳的发展机会,甚至有可能实现对海外产品的成功替代。
  事实上,已经有不少厂商在进行着这方面的尝试,尤其是国产手机OS的领域,以小米、华为、联想为代表的厂商都已经推出了基于Android进行深度定制的OS产品,虽然就技术创新程度上,它们的能力还有所不足,但在UI本土化改造和国人应用习惯的培养上,则已经开始了相关积累。“以小米的MIUI为例,其应用层面的话语权已经很大了,如果能够更进一步进行内核化的改造,但同时又能够保持交互界面和应用支持方面的不变,其实用户是很容易转换到国产OS上来的,因为在移动互联时代,底层的系统是谁家的其实已经没那么重要的,关键的是你的界面是不是用户喜闻乐见的,以及能够使用的互联网服务是不是用户必须的。”黄淞称。
  其实这种以应用为驱动的OS变革在海外市场已经在上演,以谷歌完全基于云服务平台打造的Chrome OS为例,虽然才推出短短几年的时间,到2013年底市场份额已经攀升到了近4%的水平,在美国的教育市场,得益于低价策略,其份额甚至已经接近20%,成长之神速,让人难以想象。就连一向被称为小众的苹果Mac OS,在不断增强和iOS的协同性的情况下,今年也出现了逆势增长,这些都在对微软的Windows造成威胁。“这种情况很大程度上都是得益于苹果、谷歌在移动互联市场的突破,而对于国产OS来说,这同样是一个发展思路,如果能够先在传统习惯和标准化要求上没那么强的移动OS上进行突破,然后通过应用生态的协同效应将用户引导回PC是厂商来,说不定国产OS又会迎来新一轮的发展机会。”黄淞称。



                                                         (天津新盟教育内部版权所有)

津ICP备14004870号
联系电话:022-87492133
版权所有:深眸(天津)科技有限公司
机构地址:南开区红旗南路251号欣苑公寓欣雅居7号1802
天津市北辰区双街中关村可信产业园B10三层

微信二维码